什么样的乞讨者才值得我们帮助?

上海。她每周末都要路过的一个地方有一个老太婆,年纪应该非常大,整个人都老态龙钟。这个老太婆每天推一个三轮车出来卖针线、松紧带、纽扣等等非常琐碎又便宜的生活用品,从早到晚,具体多早到多晚她也不知道,以此为生。她偶尔有时候正好缺少一些小东西而那个老太婆那里又正好有的话她就会买一点。有一个周日她路过这个摊子,恰巧需要买一点线回去简单缝个东西,所以在老太婆这里略做停留挑选所需,花了5毛钱买了卷棉线。这时走来一个乞丐脏兮兮地向路人乞讨并走到她跟前摇晃手里的纸杯。因为嫌这个乞丐很脏,想赶快打发他走掉,我这个朋友就顺手拿出刚刚找零的1元钱丢给了乞丐。然后,她跟我说她一辈子都忘不掉那个摆摊的老太婆难过的眼神。朋友没有具体描述,也一直描述不出那个眼神,不过我觉得我应该能想象究竟是怎样的委屈,不公,失望和难过。如此艰辛摆摊为了生计苦苦挣扎,一整天也不过是几毛几毛的靠自己的双手挣钱,转头却看见年轻的可以做自己儿子的男人什么都不做却如此容易地伸手就找别人要钱。我不给乞丐钱财,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需要帮助。只是为了不让那些过得比所谓乞丐更加艰辛却仍然努力不放弃生活的人们伤心。

上面是网上看到的一个故事,也想起前天下午在长沙被一个头戴方巾身穿深色布外套的老太婆围在身边很久,一直说:“行行好吧给俩钱~”,我回头看了一眼,估计最多也就60岁吧,但是看起来很精神,我一直无动于衷无视他们,当时脑袋一直在想要不要给点钱,听她口音像是河南人,河南人多,可能是真穷吧,想起在电影《1942》里面河南闹饥荒,几千万民众逃荒的情景,又猜想可能这位老人家家里没田能种了,于是掏出钱包把里面3块钱零钱给了她。

晚上的时候在中山路那里耳边突然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唱着朴树的《那些花儿》,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着校服大概15、6岁的小男孩谈着吉他唱着歌,立马掏出钱包拿出10块钱投进了小男孩面前的包包里,这时候我才发现男孩子旁边还跪着一个妇女,大概是他的母亲,身前有一张白纸,我没有仔细看,大意是他们来至贵州,没钱读书。

乞讨在中国人眼里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我相信不管是那位看起来其实很精神的老太婆,还是这个稚嫩的小男生,如果不是被生活逼得没有办法,是不会选择这种方式来维持生计的,对于一些没有能力挣钱养活自己的人,像老人家、残疾人,我会力所能及的帮助,但是对于前面的那位看起来很精神的老太婆,我其实没有一点要帮助的年头,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居然掏出了3块钱,我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对的,也许真的能让他们家里吃上一顿饱饭,也许只是助纣为虐助涨了有能力养活自己的人却去行讨的气焰,我不知道是不是对的,但是我知道我帮助那位小男孩一定是对的。

其实我觉得我一直是一个有爱心,想去也会去帮助弱者的人。记得刚读大学的时候,爷爷总跟我说:“家里条件不好,你去学校问问有没有什么贫困补助之类的,我去帮你弄一张证明,到时候跟国家拿点钱~~~”,我一直没有这么去做,刚开始的时候是觉得自己拉不下脸去拿这个钱,也因为自己从来不觉得家里条件差到连几千块的学费都拿不出。但是到了真正读大学,觉得面子没什么重要的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去动这个脑筋,因为我觉得有比我条件更差的同学,他们比我更需要这笔钱。我应该让给他们。

记得曾经看到过一篇文章,大意是说,一个穷逼孩子,非常爱面子,大学的时候一直不好意思去拿学校的贫困补助,最后没钱吃饭,走投无路出去打零工挣点小钱,时间慢慢过去,穷逼孩子打工挣的钱也越来越多,虽然没有结余,但是已经可以不给家里添加负担,有一次校外企业来校寻找贫困的学生要提供大学所有的学费,老师找到他和其他几名同学,他犹豫再三拒绝了。在这场慈善典礼举行的时候,十位接受企业补助的学生走上舞台留下了“感激”的泪水,在台下的穷逼孩子也留下了泪水,但是在他看来,台上的孩子流下的分明就是耻辱和尊严,他很庆幸自己没有去接收所谓的补助,在穷逼孩子看来,台上孩子举着“补助金”几个大字的牌子,仿佛写着“我家里穷,我也没法靠自己努力挣到学费,只能靠别人施舍维持学业。”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也许我们的爱心带来不是最好的帮助,而是在无形之中助长了少部分人不劳而获的气焰,对于还在成长的孩子,我们有时候可以给予赤裸裸的明白的帮助,但我们更需要做的是鼓励孩子,帮助孩子在一个健康和谐的环境下成长,我觉得那个在街头唱着《那些花儿》的孩子一辈子心里都会有痕迹。中国需要的是健康的人文、道德环境,我相信若干年后,一定会更美好起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