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未来

我擦,现在是2020年10月23日02:50:57,我刚刚做了一个超级真实的梦,所有的一切仿佛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面播放,每一个细节,洗到一个电话号码,爆炸的碎片的颜色,被一枪正面爆头血浆飞溅都历历在目。

记不清楚开头,只记得在一个天色昏沉的傍晚,我和一群人走进一个街边昏暗的小房间,房间大概10几平方,我很惊诧在这个年代还有没有铺水泥的店,潮湿的地面似乎来过很多人,泥巴被踩得非常厚实的感觉,就像小时候在乡下老房子的堂屋里一样,两边灰褐色木架子上落满了灰尘,架子下面堆满了零零散散杂物,只留下一条下脚的空间。穿过房间来到内屋,说是内屋,其实就是一个两三平米的过道,前面有一个向右弯曲上楼的楼梯,木质楼梯落满了灰尘,仿佛一年都没有人来过,踩上去大概也会咯吱作响吧。左边是一个阴暗的房间,似乎房门都没有,上面挂着一块青色小花碎布,作为门帘。右边一间房门紧闭,房门上挂这一个倾斜的木牌子,如果当时我看清木牌子上的字,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踏上那个从此改变我一生的楼梯。可是没有如果,我踏上咯吱作响的楼梯,楼梯不长,一共才十几个阶梯,却向右两次弯,可见这个”内屋“有多小。

如果说一楼的环境像是我小时候住在上东门5号隔壁邻居老嚼家里,那二楼简直就是一所现代化却又略显空间狭小的教室。一进入2楼,是一个不到大概50平的房间,正对着楼梯的是三四排食堂风的四人椅子,木质的椅背被擦得发亮,前面是一张大桌子,仿佛老师的讲台,走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一个大概80平米的房间,被隔成了三个房间,左右的房间更小一点,但是面向讲台的一面都是空的,也即是说讲台上的人说话,大家都能听到,看到三个房间直接的两堵墙有一个小洞,供人进出。我走进左边的小洞,坐在靠近洞口的位置,有点好奇的大量周围,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周围人也越来越多,大家陆续坐下,似乎有人是结伴而来,坐下遍开始聊天,仿佛我是被孤立的那一个,怎么可能,我向来都是主人公好不好!!!突然发现卢毅好像坐在大房间第二排的位置,他后面是唐少正,然后是吴鼎,按照小时候读书的尿性,我是不会和这些成绩好的同学一起玩的,但现在都长大了,我正准备过去跟吴鼎一起坐,突然发现他旁边位置好像也有人。就这样我起身后走过去,有转身走回来,因为发现他们身边都好像有人一起,正在犹豫要不要过去打招呼的时候,好像这堂”课“要开始了,我赶紧坐会刚才的位置。

坐下后其实也并没有人来,就是大家都安安静静的坐下来,过了大概几分钟,大家面前的墙壁突然开始变透明,能清晰的看到外面的环境,但我们却不是在2楼,像是在城市CBD顶层落地玻璃前,面前是一栋栋比我们更矮的大厦楼顶,蓝蓝的天空上飘满了白云,落地玻璃顶端露出一艘巨大的UFO尾巴的身影,它不是圆形,更像是战斗机,比罗老师分不清的特大号战斗机还大了无数倍,造型就像神盾局特工里面的大飞机一样,我以为我看花了眼,定睛一看,黑色的打飞机在眼前晃动,我赶紧错了错旁边不认识的小哥:"兄弟你有没有看到前面。。。",我话还没说完,小哥头也不回的盯着前面说看到了。看来这是真的,外星人来了,我开始意识到,我们在座的这些人,可能真的是天选之子。今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可是这不平凡的一天过得太快了,下一个场景,我已经在下楼梯,下楼过程中,我的脑海里面涌入了大量的信息,我们,50个人,回来了,我们去了外太空,去了其他星球,跟外星人大战了不知道多久,现在回到地球,回到这个小房间,却不知道今夕是何年。怀着懊恼、忐忑、担心、不安的薛定谔的心走下楼梯,仿佛在这过去的不知道多少时间里,我隐隐约约意识到,就是这青色小花碎布房间里面的女人把我叫来这里的。我大声的叫嚷着,问她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她身形微胖,背对着我,仿佛刚洗完澡,正在擦头发,头也不回的说,“对面门牌上都写着,你当时自己不看”,我掀开青花碎布帘,看到对面紧闭的房门上小木牌子这,2049年,

顿时一颗悬着的心掉了下来,不管这你也,20年过去,老婆孩子爹妈应该都还在。

我二话不说走出去,来到一个大马路上,按照2049年的世界来看,我应该是在一个18线小县城,马路两边有一些自建房,像是金山口往九鼎走的房子,白色的小瓷砖贴在外面,房子门口满是沙子,走着走着
左边店面优衣库,发光带屏幕的衣服
仿佛意识到我穿越了,这些有改变的东西,都是我现在2020年的我脑海中有意识的,然后继续往前走,好像走到一条两车道的老街上,左边是两三层楼的房子,沿街一排排小店,类似现在北街,街边是的绝味变成了好多鱼,继续走着,到了东街十字路口,再往前走就是南街派出所的位置,十字路口到派出所位置路边上种满了十几米高的大树,遮阴蔽日,这会儿大概是凌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我在离派出所一小段路的地方遇上了老婆和儿子,于是跟老婆孩子往回走回家,在冻结十字路口西北街角的大楼变成了一个空地,空地中间有一个破旧伦塔堆砌成的塔,接着似乎老婆孩子被两三个坏人抓走了,我必须冲上塔顶才能救下老婆孩子,我不知道哪里找了一辆摩托车,一脚油门就到了塔顶,打开手上一个黑匣子,里面的钱全部满天飞了起来,这时候老婆又不知道怎么到了对方手里,我只能再返回去干掉黑衣人的时候,我眼睁睁看着他们朝我脑门开了一枪,然后我脑海中突然意识到,我是去过外星球的,身体变异了,枪打不死,于是我眼睁睁看着一发子弹在我眼中越来越大,最后我被一枪爆头,都能看到额头飞溅出去的血滴,

再然后儿子就醒了,老婆起来抱儿子喂奶,我也醒了,跟老婆说了一下。下楼上个厕所,打开电脑写下这些。

接通信号的连接过程
打电话13010872348,男的

冻结爆炸,彩色的气球碎片从天上掉下来
轮塔塔顶,摩托车,律师,一袋钱,一枪爆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