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5

小时候一直以为自己生日是3月1号,后来长大了才知道自己生日是三月初一,再后来又长大了,我就算了下农历三月初一,公历就是4月15,后来身份证上写的是4月15,然后我的生日就从三月初一变成了4月15,但是我们家风俗过的都是农历。
我从来不在乎生日,我们全家都不过生日的,几乎每次我生日到了的时候,都是同学朋友打电话给我,我才想起来,唯一记得的一次还是大一的时候吧,那时候正在辩论赛,我妈生日那天,我们赢了,我生日那天我们又赢了,还深深的记得那天我都没吃饭,三月初一的时候是程南打电话给我,我才记起来那天是初一,那天我还正好在盘点,3.31号吧,今天4.15,正好又是盘点。

其实真没有什么感觉,不心酸,也不孤单。脑袋里真觉得生日是个很普通的日子。所以这么多年来,我就过个一个生日,也就是说,我就吹过一次蜡烛[挖鼻屎][挖鼻屎][挖鼻屎][挖鼻屎]10岁那年生日,家里办酒席了,应该是吹过把。

今天是4月15,同事们早几天就在说了,但是我真的是没神马感觉,今天他们都来我这里吃饭了,大雄做的饭,我这水平拿不出手,然后买了个蛋糕,这么说起来这是我这辈子第二次吹蜡烛了。上次吹蜡烛是在13年前。

前几天服务器应该是被攻击了,流量1秒钟留出90MB,服务商停了我两次,实在没办法只能把服务器重装系统,然后重新装环境,除了保存了这个博客的文件和数据库之外,神马东西都没了,ftp没了,pptpd没了,微信公众号的文件也没了,什么都用不了了现在。又萌生了到sae上写东西的想法了。不过这空间真的是太便宜了,才20块钱一个月。专门用来做博客吧,觉得有点浪费,博客都可以丢sae上去了。备个案,然后丢sae去,就能转到国内的服务器,这样速度应该会更快些。我现在把博客里面所有的图片,都外链到新浪,之前博客很多照片都是存在服务器上,一备份就是几十兆,这次备份下来,光是图片就有62MB,所以注册了一个微博,把所有的图片都发到微博上,然后把图片地址复制下来到博客上,这样又省了空间,速度又快了,新浪的图片服务器肯定比我博客强大得多。再把数据库里面文章不同更新版本的内容删掉,数据库大小一下子从3.5MB,变成了1.4MB,减小了2MB。整个备份的文件现在不到10兆了。哈哈

今天盘点完了就有好几天休息了,休息还是很爽的。哈哈。有时间我要去玩玩sae,现在sae可以给微博加v了,新浪云计算中级开发者,这个称号会不会有点屌。写个把应用整到高级开发者,那才是屌炸天啊。哈哈。

言必信,行必果

标题还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言必信,行必果”这句话是前两天玩一个APP“誓友”的时候看到的,以前一直以为这句话是“言必行,行必果”,前两天正好在一篇文章中看到《论语》有正确的,才知道是“言必信,行必果”。好久没熬夜了,明天休息,今天熬熬哇,说到誓友这个APP,就要说到我发了一条,“每天阅读半小时以上”这样一句话,于是最近正在看李承鹏的《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给我的感觉是这本书存在太多批判当前社会种种,诸如贫贵不公,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善良与正义正在一点点的消退在人心当中,人们已经逐渐习惯正义、善良被打击。虽然这些是确确实实存在的。可是我觉得骚年还是别看这类书,觉得充满了负能量。“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说的是少年看多了水浒容易养成小说中英雄好汉的一些坏习惯,太冲动意气用事等等,人老了深谙事实,明晓世间各种弯弯道道,不宜再看三国这种伤脑子的阴谋,会让自己更阴。我感觉《全世界人民都知道》这书还是等那天有能力去改变一些事实的时候再去看,或者老了再去看,反正觉得现在看,多少会毁三观呐。

前些天又买了100多块钱的书,这次买的书有基本文学类《秘密》《麦田的守望者》《全世界人民都会知道》,我感觉我还是看不下去这文学类的书,高中的时候有看过《基督山伯爵》那次看书的时候一直说,我操,文学名著啊,一定要看看,以后好装装13,可后来看了一半就没看了,不过说实话剧情貌似挺好看的。这些文学类的书,我感觉我看不透书中所要表达的意思,也许是因为自己看书也没有去思考故事中的一些剧情吧。我现在还是想看一些“技术”实用性强的书,若干年后,再会去有兴趣看些文学类吧。现在的人都太急功近利,忽略软文化,我所说的软文化就是文学,艺术。呵呵,这话是罗振宇说的,他的意思就是现在的人忽略了挣钱以外的东西,做事情总以金钱为出发点,就像看书总看怎么提高自己,管理的多少种办法,吉他的谈法等等,太多这种技术,而少看类似诗歌,文学小说等等。其实我是想看的,但我觉得我现在更需要的是看“技术”,再我现在觉得看文学枯燥。哈哈

《失控》凯文凯利,这本书我应该有说过,腾讯的一位产品经理说,如果哪个大学生读懂了《失控》就立马招他进腾讯,于是这本书在我脑海中盘旋回转8个月之久,终于狠下心掏了50软妹币买下了,明天就开始看《失控》,这本书好厚,看完一定要看完,没看懂就以后再看第二遍,现在真的对书的渴望好深好深。说到书我又想说刘墉的《我不是教你炸》,好书,真好书,尤其是对我们这样刚步入社会不久的骚年。真好书。值得看,现在觉得自己已经不喜欢在电脑上,在手机上看东西了,特别是电脑,手机偶尔还会看一些文章,刚还在想以后看东西我要打印成册再看。还是喜欢纸质的文化。哈哈

今天看到莉莉她小姑子,我操,貌似好漂亮啊,啥时候再看看,不在学校了,环境就变了,在校外太多有车有房有钱的,比我有太多优势的,这些东西早晚我也会有的,我相信,最少我觉得书看多了,呵呵,现在比起别人少了太多东西,慢慢来吧。也许在这儿工作也是光棍的其中一个原因,这行业听起来玩起来还是跟IT没法比。

Fighting!!!For my family,For our future!

开业了,

开业了,前四天每天销售100W,好爽的感觉,虽然不是自己的钱。但是感觉也好爽,应该会有奖金的。哈哈,好累呢,开业的那几天早上起来腰都直不起,脚指头都是酸的,到现在只要坐久了站起来脚指头都是酸的,送自己两个字,牛逼!!!
昨天和今天给自己排休了,休了两天,宋jiong给我排的明天也休息,休这几天差不多可以原地满血复活了吧,哈哈,不过还没有忙完。估计还有一个星期半个月吧。休息也一样要去店里工作,总有些事情是做不完的。明天休息还要去。今天下午给促销员做培训,培训完了后问李珊觉得咋样,她说我对他们太客气了,最近我也觉得自己不能总做好人,我没办法做个对所有人都好的老好人,该狠点,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要写什么,呵呵,今天跟云墨到看《中国合伙人》,感觉没激情啊,感觉没有网上的评价那么高,看完我和云墨都觉得其实电影不咋地,说自己老了,瞬间我觉得看这种电影应该跟程南在一起,他总是提醒我,我还年轻,我才91年的,他总是很有激情,而我总是把年轻的一切都放在工作上了。也许多年后我会想现在后悔大学太早出去工作一样,后悔现在把太多时间放在工作上面吧。每个时期会有不同的想法,在大学的时候我的想法就是早点出去工作,那时候我认为我没有错,但现在再给我机会回到过去我会去玩乐享受。现在我觉得我该努力工作而不是玩乐,也许多年后我有机会回到现在,我会改变想法觉得我该好好玩玩吧。
最近李珊和张秀君都说觉得促销部的工作很难做,很杂,很乱,似乎都有不想做的意思,想回到前台做收银员的意思,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怎么挽留。如果他们走了不在促销部,那我这边工作就难做了,明天把促销部工作主要内容给列一下好了。好好工作吧。不能让员工没有工作欲望啊。

 

不要心太急

感冒了,真难受,鼻子算,还有眼泪,现在躺床上上网,好爽,以后应也还会有这么爽的时候吧。这两天到练车,一天就个把小时,好坑爹啊。明天就要去南昌了,入职培训,驾照是考不完了。换行了,从零开始。记得从华邦出来的时候,跟罗总聊了聊,罗总说,一个人一定要入对行,只要一个行业在发展,这个人在这个行业里面就有很大的希望能做出点什么,发展得越快的行业,机会和希望就越大。从互联网转战到零售业,我总觉得我从一个正在蓬勃发展茁壮成长的行业转入到一个已显疲态日渐消减的行业,毕竟这些年来传统零售业不断收到互联网大力的冲击。我不知道会成什么样,但是话说回来,罗总的意思是大的层面,而我早已经被现实磨平棱角放弃曾经虚无的“梦想”,不像高中时候想着自己就要做多么大的一番事业。在小的层面,传统零售业也可以有屌丝的立足之地的。不知道走上这条路会是什么样。今天看到一篇文章,关于人脉的,他写道:

人与人之间交往做朋友,是一种价值互换,只有双方都能满足彼此一些特定需求的时候,才能成为朋友,而能满足大部分需求就能成为很好的朋友。但是如果一方能的价值低于另一方,正好更低的一方要向更高的一方索取的时候,这种“不公平的交换”最终会变为价值高的一方的负担,友谊也可能无疾而终。那你要做的就是提高自己的价值,价值高了,你对等的交换价值也更高效,而所谓的人脉,也会破门而入。

没文化,甚至总结不出来自己脑海中的一幅图,总的来说,就是提高自己的价值,比积攒大多数人口中所谓的”人脉”更重要,放上原文链接吧:http://weibo.com/1742566624/znITAxjeW

不晓得写啥了,自己的事儿自己好好做吧。不要想着二十岁就怎么样,不要心太急。

耐住孤独

这个标题是我一直想写的。

本来昨天就就准备来写了,有心情。现在这时候心情还好,没昨天那么好的写日志的状态。可惜昨天一直打不开博客后天发布文章的页面。新浪sae这玩意儿也有点坑爹。

前天晚上来南昌的,晚上啊亲,一路高速,看着窗外的影子,带上耳机听听歌。一路怎么听就怎么不窝心。我不喜欢那种刚分手就找新的的人,但是我觉得我现在也想找个妹子了。操,怎么可以这样。我想找个妹子来,找到窝心的感觉。娘的最近看到啥人都想这人适不适合做老婆。呵呵,现在在长运对面的如家,离娟姐家好近。娟姐今天去深圳了,其实想想也不知道她有哪儿好的,呵呵,以前也有那么多关心我的事儿吧,有时候对我挺好的,傻傻的。好就好在这儿吧。分手了就分手了,这两天在这边老想着会不会碰到娟姐。哈哈,没有碰着,去深圳了就更别想碰着了。现在这些都只是我一厢情愿了,从给我打电话只有有事,没有闲聊开始,从乌镇那一通电话开始,我就晓得不会再有以后。我也不断提醒自己,娟姐不会再找我,以用来告诉自己我们不可能,不要再有任何幻想。虽然睡觉的时候还是会想妹子。哈哈。早上从KFC吃了个早餐出来,他娘的我站起来的时候霸气的在心里说了声老子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哈哈。

为毛要说耐住孤独?因为不窝心,总感觉不踏实,回家的时候王振一回来的,在一起坐了下聊了聊,他根我说海底捞,确实是一个挺好的企业。觉得海底捞卖的不是餐饮实体,而是服务。我觉得市场上卖的无非就是两种,一种是实体,桌子,茶杯,钢铁之类。另一类就是服务,摄影,推广,广告,特别是我们的软件。而做服务类的,海底捞是个太值得学习的企业,无微不至又独特的服务。这种服务理念能不能放到其他行业上,在IT业内又有没有类似于海底捞这样独特的企业?比如服装专卖店,从一个顾客进门,导购讲解,顾客挑选,试衣,买单等等这一系列的环节中,是不是也能像海底捞一样参入一些独特的“服务”?我觉得可以,只是没想出来应该怎么做,就好比做火锅,谁他娘的会想折千纸鹤抵现,擦皮鞋,送姜汤的服务。如果能想出来的话,也许在服装专卖店这一类里面又会多出来一个“海底捞”,而海底捞这种模式又怎么放到IT行业?想出来了我可能就发了。哈哈。2号胖子回南昌,赶紧找点基友出来玩一下,不然人都要发霉了,实在太寂寞了,在南昌只有一段跟娟姐在一起的日子,跟基友在一起的日子,才感觉有归属感。

没事儿,总有一天老子会很ok的。前些日子写的13年计划,现在也开始做了。哈哈,每天练字看书,还不错。写完了,练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