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两个

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原来总是自己切身体会的。今天是在那个叫《菠萝》的孩子空间里面看到他们恋爱的证据。真的,名字叫做《证据》。我没有留下。或者说留下的也不愿意想起。没有感觉了。只是刚才看到他们在空间里面留言啊什么的对话。觉得很有意思。侄儿昨天晚上居然也能够睡得着。奇了怪了….我不怎么相信侄儿不在乎那个人。呵呵。也许是我错了吧。也许侄儿也跟我一样没有什么感觉。真的。看到那些留言感触很深,直接插到我心里去了。就像当年的我一样。都过去这么久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有时候觉得很好笑。白痴的那种没有原由的笑。《证据》。

我相信。只要他现在回来。侄儿跟他还希望还很大。很大很大

我原来一直不相信时间能够淡忘一切。但现在相信时间能够淡忘很多。铭心刻骨的可以叫做《爱情》么?什么才是爱情?谁也不要来跟我解释。说出来的都不叫做《爱》

祝你幸福。祝你们幸福。至于我嘛。呵呵。得过且过。

叫做什么样的滋味?

在侄儿那里看她写的日志,我没有她那样的文笔。我写的都是很平淡的那种。原来总觉得侄儿写的是好看没有实质的。呵呵。可笑。也许是我不懂她吧。真的。我不懂。我不懂任何人。我想不出来我真的懂过谁。侄儿真的比我想象中懂事。暑假的时候觉得她不懂事。现在觉得她高了很多。

而我呢?一直害怕、逃避去思考。我的高度一直停留在很早以前。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变成什么样的。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一直试图阻止这样继续下去。可一直无法长时间控制自己。我曾经说过的毫安壮志也烟消云散。即使在心里留下过的痕迹。也逃似的不敢面对。侄儿总说不敢面丢。畏惧。我总叫她要站直来。可现在一想自己呢?算是什么?呵呵。真的。很可笑。

有时候觉得自己挺不合群的。自视清高?还是装饰外表?我真的在那些情况下啊不清楚自己。今天到外面玩。王一超原来说《他们叫你做是把你当仆人…》我不知道怎样说。但我相信。我的朋友里面没有人敢这样对我。今天突然一想下午她们叫我做那些事的时候。为什么总要叫我。凭什么总要叫我去?我原来以为做一些事可以锻炼一下自己。可现在觉得那样并不能换来多少。也许这样的想法说出来让王一超你们几个人知道了能解决我这个矛盾吧?可我不想说出来,这个地方我也不想说出来。我不知道谁会来?呵呵犯贱的心里希望侄儿找来。潜意识里面的感觉。因为这个地方给过侄儿看。不知道是在心疼些什么。

有时候觉得我跟你们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侄儿。洪。小炮。等等等等..我玩不起你们那样的玩法。真的。我只能靠自己去打拼。以后的路。妈是这样说的。你们。还有那些我没有写上名字来的朋友们。你们毕竟是有点家势的。我并不羡慕你们。只是我有时候觉得跟你们不是一个群体的。

也许,欢笑是为了伪装。

喜欢《浮夸》这首歌。

大过年的

都已经开始赌博了。从小对那东西就没有兴趣。其实有点想要写作业的。明天不知道怎样安排。现在觉得过年很无聊。真的没有什么自己想要玩的东西。小时候过年的话就喜欢打爆竹。玩手枪。什么的。从来不会去沾上牌。没那个细胞吧。我连牌都不认识。那种 g V牌不认识。一般我都是在旁边那红钱的。

最重要的事:1.写作业。骗自己在准备高考

2.初五把初中同学喊到一起聚会。

侄儿在干什么?

南憋在赌博吧?

小炮呢 ?肯定不在上网。

李远又在外面潇洒。

郑俊和邓远在逛街看美女

侯芬芬在家里看电视吧?

无聊啊。不好玩。把人叫出来也没什么地方去。把侄儿叫出来的话也没什么地方去。呼呼。

各位新年平安。高考亮绿灯。侄儿碰上个好的护士长.哼哼。

叫做茫然

被拉了出去。李远说明天要走了。本来他明天走的话今天我也应该出来的,嘿。我也是做赛了。非要小姨子喊叔叔。无所谓啦。侄儿从来没有喊过一声叔叔。 半道上就都走了。小姨子走了。侄儿走了。

和李远一起回去的时候,半路看到一个女的。瞟了一眼,好像洪祺依。好想好想。打了个电话给她。她说她在佳佳基。一样发财。真的是我看错了吧。其实现在真的已经很无所谓了。不算什么。都这么多年了。没什么了。

李远说《好好考。争取到广州来….》,《哼哼。我那成绩麻烦啊。邱纯说叫我去上海….》

呼。都成什么了。敖翔啊。你现在那成绩。你总是说要努力。可你做到了?

好像每次有朋友说了些什么的时候总会想要好好读书。比如和三二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比如侄儿说要叔叔我好好念书的时候。。。。。。。。。。。真的。不知道都成什么了。侄儿总说茫然。我现在这样的感觉是也茫然的

《好好考。争取到广州来…..》我记着。我现在害怕说豪言壮志…….

在听陈奕迅的《浮夸》里面有一句《……….那年十八,母校舞会。站着如喽啰。那时候我含泪发誓各位必须看到我
…幸运儿并不多,若然未当过就知我为何用十倍苦心做突出的一个,正常人够我富议论性么…..》

<立身扬名>这是我喜欢的一个词! 我真的很贱。需要你们逼我.

在这里写是怕在空间里面被人看到。哼,也不知道是怕被谁看到。

真的。不知道自己成什么样的人了。侄儿真忙啊。叔叔找侄儿也的预约。哼哼。什么时候也给叔叔开个特权啊。侄儿。李远。小姨子。喊佛。

《好好考。争取到广州来….》 《好好考。争取到广州来….》,《好好考。争取到广州来….》,《好好考。争取到广州来….》,《好好考。争取到广州来….》,《《好好考。争取到广州来….》,听到这话 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当时他下车。真想抱他一下。最终还是就那样走了。不知道这个地方谁会找得过来。知道这个地方的人没几个。我也不愿意说出来的。不知道会不会写很久。就像空间一样。写着写着就关了。

《好好考。争取到广州来….》,

你。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