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档

半夜,特别想写字

邱纯那个白痴回来了,两天一直跟她男朋友腻在一起,哈,我能理解那种思念。我的过去,想起来总能感到一些温暖或者苦涩。那白痴说下巴肿了,被狗咬的。呵,傻子。开心就开心吧。开心跟我说。说的我心里发痒,真的发痒。我寂寞了多少年了?有时候真的不想再这样了,我需要一个拥抱,一个停靠的港湾。希望能在我累的时候给我一片安静。而我也认为我不知所踪的另一半能完成我这不大不小的企盼。开始耐不住寂寞了吧。

漫漫长假过去了这么多,一直说要看C可一直也没有看。明天就大年三十了。吼,要贴对联,反正事情多。一年最后一天。也是我十九岁的最后一天。老了吗?其实我不老。最多也只能算是二十岁。不老,可我这黑色的皮肤让我看起来显老,我这心理也让我有时候感觉自己他们一样年轻。我总说自己老了。也许吧。内心是成熟的,苍老的。前几天在大街上居然看到一辆Benz SLR,福建的车牌,是一个年轻的女的开的。富家女吧。这辈子我是与那种圈子的人没有交集了。虽然我也不会去羡慕那种生活,因为我知道对我来说那是不可能的。但年轻人要说不希望过过那种纸醉金迷的日子也是假话。曾今也会对未来充满希望,虽然我现在也不会很迷茫很迷茫,但我也渐渐发现与想象的大不一样,要赚钱,只能做生意。而我最讨厌的就是做生意。我只想做个小头目,老老实实每天完成份内的工作,然后就可以回家陪老婆孩子爹妈。时常有机会带家人去浪漫一下享受享受生活。那那种未来又在多远?或者对我来说根本就不存在,我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比其他人多出了些什么。我真的急需改变。自从有了这手机后,晚上睡觉前总是摸着手机,没有想过一点事,我不想这样,但我的确是一个自制力不强的人。真的。真的。

我爸妈的确很好,到现在。男的总沉默吧,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如山一般沉重的父爱。女的细腻的话,我能清晰的沉浸在思思温馨的母爱当中。我妈会说,只希望以后我能给她打牌的钱。我知道她是个很爱面子的人。这也是我为什么总想要以后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或者说事业。有这样的事业,就有了金钱。甚至地位。而金钱,在我们这小城市来说。能满足我妈那有那么丁点的虚荣心吧。呵呵,也许我想错了。但我妈的确很好。有一天我一定要每天给她钱打牌。

有时候,的确要脸皮厚一点。我也总拉着那不值钱的脸皮。白白丢失了很多时间。我不想太复杂,就像叫我舅舅帮忙搞洗衣机的事一样。前头我也总不好意思说,因为我对舅舅舅妈还是有那么点小小的畏惧的,很小很小。其实我在这里写的东西也还是希望有人看见的。比如兄弟,亲人,甚至陌生人。仅此而已。真的。那些微不足道或朋友而已的人就免了。他们看或不看都一样,而兄弟就不同了。我也很真。大部分人我称之为朋友,只有那么很少的几个人我会交出兄弟这个不算沉重的词。所以我平时很少对别人说出兄弟者两个字。亲人看了更好。毕竟他们会说出不一样的话。角度不同,看事情得到的信息也不一样。

大学了,成年了。也算走入了一个跟之前完全不一样的环境。有时候觉得跟一些人好像产生了隔阂一样,就像和程南也说不来太多话,就像李远来了我也感觉话不太多。但是跟他们在一起真的比和其他人在一起好。有人说真正的好朋友是什么,单独在一起,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我想我和李远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了。真的,有些人值得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