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档

密码保护:今天又被教育了一番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蜂群思维”

蜂群思维,指的是量变引起质变,群体中即使没有领袖也会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掌控着事物进程,这只手是一切符合自然大道的道,诸如人的本性,动物的本能等等。——《失控》第1、2小章节

言必信,行必果

标题还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言必信,行必果”这句话是前两天玩一个APP“誓友”的时候看到的,以前一直以为这句话是“言必行,行必果”,前两天正好在一篇文章中看到《论语》有正确的,才知道是“言必信,行必果”。好久没熬夜了,明天休息,今天熬熬哇,说到誓友这个APP,就要说到我发了一条,“每天阅读半小时以上”这样一句话,于是最近正在看李承鹏的《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给我的感觉是这本书存在太多批判当前社会种种,诸如贫贵不公,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善良与正义正在一点点的消退在人心当中,人们已经逐渐习惯正义、善良被打击。虽然这些是确确实实存在的。可是我觉得骚年还是别看这类书,觉得充满了负能量。“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说的是少年看多了水浒容易养成小说中英雄好汉的一些坏习惯,太冲动意气用事等等,人老了深谙事实,明晓世间各种弯弯道道,不宜再看三国这种伤脑子的阴谋,会让自己更阴。我感觉《全世界人民都知道》这书还是等那天有能力去改变一些事实的时候再去看,或者老了再去看,反正觉得现在看,多少会毁三观呐。

前些天又买了100多块钱的书,这次买的书有基本文学类《秘密》《麦田的守望者》《全世界人民都会知道》,我感觉我还是看不下去这文学类的书,高中的时候有看过《基督山伯爵》那次看书的时候一直说,我操,文学名著啊,一定要看看,以后好装装13,可后来看了一半就没看了,不过说实话剧情貌似挺好看的。这些文学类的书,我感觉我看不透书中所要表达的意思,也许是因为自己看书也没有去思考故事中的一些剧情吧。我现在还是想看一些“技术”实用性强的书,若干年后,再会去有兴趣看些文学类吧。现在的人都太急功近利,忽略软文化,我所说的软文化就是文学,艺术。呵呵,这话是罗振宇说的,他的意思就是现在的人忽略了挣钱以外的东西,做事情总以金钱为出发点,就像看书总看怎么提高自己,管理的多少种办法,吉他的谈法等等,太多这种技术,而少看类似诗歌,文学小说等等。其实我是想看的,但我觉得我现在更需要的是看“技术”,再我现在觉得看文学枯燥。哈哈

《失控》凯文凯利,这本书我应该有说过,腾讯的一位产品经理说,如果哪个大学生读懂了《失控》就立马招他进腾讯,于是这本书在我脑海中盘旋回转8个月之久,终于狠下心掏了50软妹币买下了,明天就开始看《失控》,这本书好厚,看完一定要看完,没看懂就以后再看第二遍,现在真的对书的渴望好深好深。说到书我又想说刘墉的《我不是教你炸》,好书,真好书,尤其是对我们这样刚步入社会不久的骚年。真好书。值得看,现在觉得自己已经不喜欢在电脑上,在手机上看东西了,特别是电脑,手机偶尔还会看一些文章,刚还在想以后看东西我要打印成册再看。还是喜欢纸质的文化。哈哈

今天看到莉莉她小姑子,我操,貌似好漂亮啊,啥时候再看看,不在学校了,环境就变了,在校外太多有车有房有钱的,比我有太多优势的,这些东西早晚我也会有的,我相信,最少我觉得书看多了,呵呵,现在比起别人少了太多东西,慢慢来吧。也许在这儿工作也是光棍的其中一个原因,这行业听起来玩起来还是跟IT没法比。

Fighting!!!For my family,For our future!

致毕业那段日子

又到了一年毕业的时候,突然有了心情写点东西,不想谈工作。
听了三首歌《最冷一天》、《爱久见人心》,《错过》,
第一首歌《最冷一天》,我晓得如果我一听绝对满脑子都是毕业的感觉,去年3、4月份的时候还在多凡上班,那时候电脑放在家里,每天晚上回寝室都赶团哥下来,用他的电脑敲代码,团哥就开酷狗音乐听这首歌,还有陈柏宇的《尊严》,现在我正在听《尊严》,现在才完完全全看过了一天《尊严》的歌词。一说起这首歌,这些场景在我脑海里都很清晰的浮现。
第二首歌《爱久见人心》,一听到这旋律,我脑海中就浮现起去年7月份的日子。一个人,一个人,为什么第一个感觉就是“一个人”这三个字,因为毕业了,一个人工作,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每天走在学校内外的路上,早上上班的时候,骑着老妇女的骚红色自行车去上班,感谢钟队长,那时候上下班就听着这首《爱久见人心》,那时候在华邦,上班的时候也能戴耳机听歌,我也一定在听这首歌,但在我脑海中最深刻的印象是我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走在学校通往南大的路上,当时在建的校医院那段,身后将要下山的夕阳,眼前是空旷无人的操场,和几对打篮球的学弟们,当然我也一定会妄想一栋寝室,然后就会想娟姐在干嘛。应该练完车回去了。呵呵。-娟姐总怪我她练车的时候我没有去陪她。我到现在也还不能理解,不能理解的事情太多了,就像那会儿我呆在寝室想好好敲代码的时候,我很怕接到娟姐电话,因为一接电话,这代码就没法敲下去了。我也没法理解,我天天上班,只有周末休息,我要跑昌北去陪你练车,其实我是知道的,我不去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那会儿没钱了,想网上找点活儿接点单子做,一个是我不想看到你和他。就像我第一次去看到他为你撑伞我有多尴尬一样。
第三首歌《错过》也满是毕业的感觉,都是团哥在毕业的那段时间天天听的歌,印象好深刻。让我回到四年前再读一遍大学多好,我会再拿手电筒射娟姐寝室一个小时,我会再和胖子团哥老妇女去机房拆内存,装系统,下木马,更要每天晚上出去逛逛看妹子。
这些日子都不会再有,重走一遍也是不一样的心境感觉,现在可以不眨眼的买20多块钱的脆脆鲨,那时候在学校最多也就一次买过一包5根脆脆鲨4块钱,不舍得花20块钱啊。记得当时在学校的时候经常晚上去25寝室那小子,那河南佬那里买脆脆鲨和北京烤鸭,北京烤鸭两块钱一包,每次不管谁买了,死胖子总要捞一点,那河南小子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了,再过些年估计会忘了很多很多人的名字。青春就这样过去了,在学校工资2K,现在毕业出来了,工资还是2k但是眼光已经完全变了,那时候不舍得10块钱打的,现在早已经不把10块钱当事了,那时候吃一顿饭花100块钱会心疼好几天,现在请同事朋友吃点夜宵花个100块钱真的不会眨眼,这就是毕业吗?呵呵,

曾经能让我心情平静下来的只有娟姐和代码,现在已经全部失去了,但是我似乎找到了让我平静的另一项,读书。现在对书的渴望好深,是件好事。呵呵,洗碗洗澡看书去吧,骚年。

再重复一下上次Ivy找我谈话要我做的两点
1、做事不要留尾巴
2、影响云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