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档

不虚此行

1.13下了早班就奔上9.16的火车去了丽水,和赵总去找贝姐,给个惊喜。去前一联系同学,才发现何qing也在丽水市,ao明明在永康,sheng成明也在永康出差,不过14号他就回深圳。一联系原来有这么多高中同学在那边,更屌的是,ao明明年初的时候才带回来一个姑娘,现在就已经怀孕几个月了,过年回家都准备结婚了。我等屌丝该如何自处?

早上七点多下火车,瞬间觉得好冷好冷,进入浙江境内就钻了几个山洞,山内湿气重,所以比新余更冷吧。在火车站的公交站台,随意和何qing联系了下,一看地图发现他在城市的对角,正好来了一辆公交车,看到车上有两美女,我就上去了,也不知道这是几路车。哈哈,这样感觉很好的,在陌生的城市,随意上一趟为知去向的车。当然我这时候是有目的地的,我知道随便上那趟车,都是会开往何qing的方向。

丽水也是一座小城
丽水市虽说是个市,但从第一眼外观来看,只能和一些县级市相比,街道宽阔度,楼房高度甚至在靠近市中心的地方一眼就能望见城外的小山。但是我喜欢小城。没有为毛。

上午跟何qing在丽水市转了转,中午就在他住的地方吃饭了,一夜火车,再加上前几天早班,一直没睡好,到他家没多久就躺下睡觉了。值得一提的是,这小子在家里养了一只斑鸠,胖胖的肥肥的肉好多。估计也是太无聊了,就跟我养鱼一样。哈哈。

在丽水玩鸽子在丽水玩鸽子
第一次玩鸽子,小时候去株良舅公家里,他家里也养了好多鸽子,但是都是关在笼子里,第一次这样置身鸽群中,花了一块五买了一包饲料,防守上只要把手伸出来,鸽子就会全跑到你手上来,我靠,爪子真是抓的手好痛。不过这感觉挺好的,这里鸽子还算少,去个鸽子多的地方成千上万只一起飞起来,应该很壮观吧。

中午的时候把照片发我们几个人群里面,他们问我在哪,我说在丽水,找贝姐,妈蛋,忘记了贝姐也在群里,这时候贝姐都还不知道我们会去看她。然后我们就疯狂刷屏,疯狂聊天,把聊天记录覆盖过去,她可能就看不到了。基友还是很团结的。

中午在何qing家里吃了午饭,就出发去缙云了,和赵总越好在缙云车站碰头。其实中午吃饭的时候赵总就打电话跟我说,已经从义乌出发了,我还是吃完饭在坐车过去,因为我更近。这小子一路上打电话给我,为毛我还没到,他快到了。在路上的时候,贝姐突然在我们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我想完了,贝姐往上翻聊天记录,不是会发现我们来了么,赶紧跟贝姐聊天去,这样就能分散注意力了。然后我们就开始聊天了,可是,可是为毛我们聊天内容不能正常一点。。。。。。

都是一群蛇精病吗? 都是一群蛇精病吗?

下午到了缙云车站的时候,赵总果然还没来,本来以为这次可以坑赵总一把,让赵总等我一个小时的,没想到还是失望了。当时我们拿着百度地图共享地理位置,我在车站看着赵总向我一步步靠近,突然这小子不动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车停了,地图显示300米,于是我也向他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赵总距离我的位置都重合了,抬头一看,赵总就在眼前了,是不是很神奇。哈哈。
在缙云随便吃了点,就出发去壶镇了。之前有跟贝姐闺蜜杜妹纸联系,从杜妹纸那里打听好了贝姐上下班时间神马的,然后我们车子正好四点多到了壶镇,出了车站我就开始拿地图搜贤母西路,然后突然发现贝姐工作的单位,就在车站对面,当时胖子还说,贝姐如果透过玻璃看到我们,肯定会说这是错觉,哈哈。贝姐那天下午正好不在上班,和杜妹纸汇合后我们出发去贝姐家里了。本来以为贝姐看到我们会很激动“混蛋,怎么是你们……”,“卧槽,你们怎么来了……”然后一阵感动,可尼玛贝姐看到我们很平静,只是许久不说话,怎么都感觉这不像是平时活蹦乱跳的贝姐了。。。。。

一路和贝姐随便扯扯淡聊了聊,壶镇是个小镇,很多地方还保留这几十年前的建筑,如水井,石板路,街道两边的商铺,想想如果是下雨的时候,真的跟电视上面演的民清时期小镇相仿。最牛叉的,这里还有三轮车,这里的三轮车是用来载人的,老上海不是有黄包车么,这三轮车也叫黄包车,可能也是后来演变而来,这座小镇没有看到的士,也没有看到摩的,唯一的公共交通工具就是公交车和三轮车,好屌的感觉。我们坐了两辆三轮车找了个地方吃饭,吃过饭聊聊天才7点钟,小镇也没什么娱乐场所,也就是KTV神马的地方,后来我们去泡脚了,呵呵,其实我觉得泡脚没什么感觉,总觉得跟家里打一捅水然后泡泡感觉差不多,给我按摩的还是个未成年小姑娘,四川那边的,少数民族。看着她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本来想叫老板换个人,可是换了又怎么样,这小姑娘能摆脱在这里的命运么?有多少这样的小姑娘没有念书在做这一些不适合这个年龄做的事情,原因可能就是中国人多了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