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档

其实谁不想,只是都在逼自己

又是月底,总要熬到月底才肯出来写字。

很忙,8.10号要上线一个版本,而现在最多只完成了40%吧。今天已经是7.31,真要加班了。

换了个地方住,红谷滩。

今天《诛仙·青云志》上映,记得第一部看过的小说是《缥缈之旅》,真是一本奇书,简直奠定了后继写的小说中修真的主线。那时候读初二吧,同学有个看小说的前辈,我们一帮不爱读书的骚年上课不读书就跟他借书看,看着看着就上瘾了。那时候上课只要不听讲,干啥都行。抽烟、吃零食、看小说、睡觉、说话、打牌、给小妹子传纸条、拿尺子量前面女生内衣宽度、两个男的比谁的头发更长。这里得说明下,我那时候还没这么猥琐,是我同桌。

那时候的朋友是真的关系好吧,到现在心里也还是会当成没有防备的一批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慢慢的各自都疏远了,可能圈子、观念都不再一样,不会再一起比谁的头发长,也不会再一起吃两块钱一包的北京烤鸭。只是这些记忆始终如昨。

今年就是初中毕业十周年,记得毕业那时候还想,十年后要去学校教室按照当年的座位,拍个照,哪晓得,春节时候聚餐,人都集不齐。更别说回学校了。可能大多数人相互之间失联太久吧,亦或者那时候到现在、大部分人相互关系都不是想象中那么好、或者没那么珍惜吧。

前天晚上跟妹子聊天,一个多小时。问妹子什么时候回南昌,妹子说也想回,只是不知道回来能做什么。跟我一样,有时候想,干脆回南城去好了,也是真不知道回南城能干什么。然后都聊到,一个人久了,似乎真的都不知道两个人怎么相处了,我觉得妹子比较适合出柜,毕竟帅。

写不下去了。可能那天需要来补一补

——————————2016-08-02-20:49——————————————–
是的,我是老补充的!!!也是醉了,一部电影两个小时,能睡两觉再起来看,一篇文章,能隔两天,再接着写。
其实想写写最近想的一个问题,是不是真的有必要回家。南昌这房价,1W,我一个月不吃不喝,也只能买一平米。如果结婚了,车贷、房贷、日常,如果有孩子了,还有奶粉、幼儿园。到时候真的会成为传说中的病不起!!!我不真的我这样的收入在南昌算什么水平,我当然也知道肯定有些家庭还达不到这样的收入,只是我不想过那样满满经济压力的生活。不想过,要么回家,要么提高收入。只有这两种方法了。
回家,可能就跟那些逃离北上广的人一样,逃离,而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逃,喜欢认输的人。
那就只有提高收入了,这也是我琢磨的事情,认真的是被逼的,缺什么就会想什么,想什么就会得到什么吧。之前不记得是哪里看到什么说法,大概意思就是要提高工作以外的收入,比如基金定投、比如投资一个店铺带来的租金收入(高于银行利息)。前两天喜马拉雅,听到更细致化的阐述。大概如下:

人的收入分两种:工作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

我觉得工作性收入每个人都差不了多少,或者说圈子内的人都差不了多少,因为每个人工作时间都是有限的,圈子内人能力也都是相近的,大家工资可能也是相近的。但是财产性收入不一样,比如思聪老公,家里投资带来的增值,肯定比他工资更高。所以我们要努力去提高财产性收入,比如债券、基金、店铺投资、公司股份和其他我想不到的各种。
我倒是挺想做些其他的事情,因为真感觉我这样的工资,在南昌行业内可能不会再高到什么位置,我对自己写代码的能力心里清楚,so,我如果不去做些其他的东西,很可能以后工资就是停留在这个位置。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买房会很大压力的原因,因为后面有一系列的开支等着我。

我的财产性收入,哦不,是财产性支出,就是我的基金了。。。。

最近聊天,我总会说,我是一个被金钱腐蚀灵魂的人,我的生活毫无乐趣,我觉得除了写代码睡觉吃饭以外,其他事情都是浪费时间,我已经是一个没有梦想的人。

谁不愿意下班回家吃饭睡觉不动脑,一言不合就出门走四方?只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必须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

前几天吃饭,林j说:“每次李wc跟我说,敖翔又在写代码,敖翔又在写代码。我感觉敖翔就像个机器人,上班写代码,下班写代码,我是不想李wc也这样,我觉得好累,我会心疼李wc。。。。”。那一瞬间突然有一种在华邦被网管哥说:“敖翔,你就吃点有油水的咯,别每天都吃些肉的没有的菜。”。

其实谁不想,只是都在逼自己(冷漠脸)